留言板 联系我们
 
   
 
>>>>综合新闻
>>>>公告
>>>>各地红十字会
>>>>救助信息
大爱相“髓 ” ..   [2018-6-19]
大爱相“髓 ”..   [2018-5-2]
2018年广西红十..   [2018-3-13]
支教女孩千里捐..   [2018-1-16]
2017年全区造血..   [2017-12-8]
广西管理中心召..   [2017-10-26]
以生命最后的闪..   [2013-4-8]
爱心牵线 藏族..   [2012-2-14]
大爱延续 生命..   [2011-6-21]
百年红十字——..   [2009-11-24]
七年:从颗粒无..   [2009-7-14]
授人以鱼 不如..   [2009-7-13]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详细内容    
 

一次解疑释惑的座谈会
  2008年10月9日    博爱网

 

新闻背景

  2007年3月2日,《柳州晚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人们为什么见死不救”的文章,报道了柳州市在开展捐献造血干细胞活动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市红十字会认为,这篇报导为广大市民参与这一话题的讨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为此,3月9日,柳州市红十字会召开了志愿者座谈会,就如何唤起更多的人参加捐献造血干细胞为主题进行讨论。广西分库的工作人员应邀专程从南宁赶来参加了会议。参加这次座谈会的志愿者中,有教师、护士、警察、公务员、保安、企业职工和自由职业者,大家畅所欲言,在互动交流中增长了不少知识,更增强了参与这一公益活动的信心。
 
  会议上,市红十字会秘书长宋显民首先通报了我市开展捐献造血干细胞活动的现状:自2004年我市启动招募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的活动以来,至今已入库志愿者1500多人,初配成功的24人,已实施捐献1人,另有1人己顺利通过高配、体检关,拟于今年4月正式捐献。

 

普及知识是消除恐惧心理的重要手段

  曾少宏 ( 男、水利局公务员,已通过高配、体检关,等待采集通知 ) :如果问接到初配成功的通知时的心情,说实在的,我一点都不紧张,而且还很高兴,根本不害怕。因为我事前就对捐献造血干细胞的知识有所了解,特别是看了市红十字会给我的光碟,了解了捐献的全过程,信心更强了。其实捐造血干细胞的过程就跟献血一样,是从手臂上抽取的,与抽骨髓完全不是一回事,不会有什么痛苦,所以,我不害怕。据说配型成功十分困难,大家都风趣的把它比作中大奖,那么多人,我们能够配上是缘分呀,我怎能不高兴。现在,我弟弟和我妻子都表示,他们也要去报名抽血样,一起加入到志愿者队伍里来。
 
  接下来,初配成功的志愿者纷纷表示,接到通知时,并没有什么恐惧,而是很高兴。
 
  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这说明,我们的志愿者确实对捐献造血干细胞的知识有了一定了解。看来,普及宣传相关知识,这是消除人们恐惧心理的一个重要手段。
 

宣传仍是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潘 高 ( 男、交警支队民警、因高配不成功而中止 ) :现在,都认为捐献造血干细胞有难度。我看主要还是宣传不到位。不是我们青年人不愿意参加献爱心的活动,而是对此不了解。我的同事和朋友中,大部分人不知道这个事。今天来参加这个会,才知道我市有无偿献血志愿者之家,也有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服务队,早知道的话,我早就参加了。这样可以通过参加活动学到很多知识。现在团组织都在搞志愿者活动,可以把宣传捐献造血干细胞的知识与团委的活动结合起来。红十字会也可以从娃娃抓起,让孩子们从小就了解造血干细胞的知识,学会关心别人,帮助别人,长大后他们就会自觉加入到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队伍里来。
 
  骆 慧 ( 女、教师、初配成功 ) :接到初配成功的通知后,我本人的态度是肯定同意捐献的。但我们学校的一些老师知道后,都劝我不要去,还讲抽骨髓太可怕了,弄不好还会伤身体。我知道他们都是出于对我的关心,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说明红十字会的宣传不够到位。照说老师的文化程度是比较高的,但他们对此都很不了解,看来文化程度与了解造血干细胞知识是不成正比的,建议我们柳州红会扩大宣传面。在学校宣传,一定要先从老师开始,老师明白了,才好去教学生。
与会志愿者一致认为,同事和朋友中确实有许多人不了解捐献造血干细胞是怎么回事,希望红会能加强宣传的力度。
 
  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宣传确实是个很重要的问题,现在,国家总库也很重视这个事情,为此,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和美国强生公司合作,巳连续三年在全国范围开展了“捐髓救人 拯救生命”好新闻评比活动。各省市红十字会也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各地造血干细胞志愿者服务队的活动,也主要是配合分库做宣传,这一点巳形成共识,我们会为此继续努力。

为什么供患双方不能见面

  王国栋 ( 男、农工商公司职工,高配成功待体检通知 ) :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志愿者不能与患者见面呢?其实志愿者都很关心患者的救治情况,希望能了解到自已救助的患者治疗进展如何。有些顾虑是没有必要的,比如讲,担心志愿者向患者示意感恩,索要钱财等等。我们怎么会呢?当时都签了字的,完全出于自愿无偿。
我想大家都不会有索要财物这种念头。另外,既使不能见面,能否相互沟通一下。比如捐献成功后,患者给供者送一枝花,或是写一封感谢信之类的都可以嘛,这样对志愿者也是一种安慰。
 
  王国栋的发言也是许多志愿者的心声,他们提出:捐献成功后,供患双方是不是可以在特定的条件下沟通一下?希望红十字会能够提供这方面的工作,这样有利于激励志愿者的爱心行为。
 
  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按照国际惯例,器官移植的供患者双方一般不宜见面。造血干细胞移植同样如此。其实,双方见面并不仅仅是“见上一面”的简单问题,其中还涉及到社会伦理、法律、道德因素等一系列的问题,所以,国际上认同这一惯例,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实际工作中,有过这样的事例:一位志愿者接到初配成功通知,尚在考虑的时候,患者家属已经从报纸上了解到供者的真实姓名,家庭住址和工作单位。于是,焦急的家属拿着报纸,找到供者的家和单位吵闹,当着众人的面下跪哭泣。甚至到处向媒体记者述说他见死不救的行为,给这位捐献志愿者造成极坏的影响。
 
  其实,志愿者并没有一口否决,只是因家庭原因,尚在考虑之中。一气之下,这位志愿者干脆就拒绝了,并且关掉手机,也不去上班。最后,还是经红十字会多方努力,找到并说服了这位志愿者,才最终促成了这次施爱行为。
 
  这里只是举个例子,实际供患者双方牵涉到的问题还要复杂得多。“供患者双方不能见面”这个原则是肯定不能突破的。当然,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出于扩大宣传的目的,红十字会在特定情况下安排一些“见面”活动,激励更多的人参加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活动,这是极特殊的例子。
 
  刚才大家提到,希望通过红十字会这个“中间人”,与患者之间彼此传递些小礼品和感谢信,这完全可以,我们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是否能坚定捐献主要处决于志愿者本人

  吴铭杰 ( 女 ) :据我了解,有些志愿者是瞒着家里去捐献的,那为什么有的志愿者初配成功后,红十字会还要登门拜访,并征求父母及有关亲属的意见?
 
  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关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是否能坚定地捐献,主要取决于志愿者本人,特别是已经成家或经济已经独立,也比较成熟的志愿者。
 
  告诉不告诉其父母亲是区别对待的,例如还在上大学,或与父母住在一起,没有独立的经济来源的这类志愿者应该征求其父母亲意见。而巳经参加工作,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家庭的这类志愿者一般都已经比较成熟,父母年纪也较大,一时之间可能很难接受新的观念和知识。象这类情况就不一定要告诉他们,只需要征得其配偶同意就行了。总之,是否征求家属的意见因人而异,但目的是一致的:为志愿者创造宽松和谐的家庭环境,保证捐献的顺利实施。

这是门槛吗?

  杜连彬  ( 女、医专附院护士长 ,与加拿大患者配型成功,后因患者原因中止 ) :捐献造血干细胞要求先献血后报名,有些人就误解是让他们先献血给血站,卖了钱后,再拿这个钱来做志愿者的分型检验费。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要设这个门槛呢?不献血就不能捐献造血干细胞吗?
 
  潘 高:我也有同样的观点,为什么一定要先献血后报名呢?我报名前就没有献血,至今也没有献过,其实只要愿意做志愿者,就不要强求别人先献血。
 
  许多志愿者也都有同样看法,认为献血后才能报名,是给志愿者设了一个“门槛”,这样会流失一些志愿者。
 
  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先献血后报名并不是一个硬性规定。但这样做有利于提高招募志愿者的质量。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对身体健康的要求,捐干细胞和献血的基本条件是一样的,但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要求更高;二是从外周血采集干细胞与献血一样,也是从手臂上抽取的,有过献血体验的人,就不容易象没有献过血的人那样产生恐惧心理。所以,我们会要求报名者有过无偿献血史才可以直接采样,但并不是说一定要先献个血才能采样。
 
  我们的造血干细胞志愿者既然有勇气捐干细胞,事前体验1-2次无偿献血,也是能够做得到的,事实上,绝大多数志愿者都是常年坚持无偿献血的积极分子。
 

为什么不能给志愿者绝对的承诺

  陆中其 ( 男、商场保安 高配成功,因患者原因中止 ) :我个人的决心是没有动摇过的,但我对志愿者同意书上,关于 “捐献造血干细胞一般不会造成身体伤害”这句话中的“一般”两个字很不理解。当时我做律师的兄弟就讲:“一般”两字有不确定因素,万一伤害了身体怎么办,听了他的话,我家里的人都担心起来。为什么红十字会不能去掉这两个字,换上一个肯定的词语,给志愿者一个承诺和保证?我认为,不应让志愿者带着后顾之忧去献爱心。
 
  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对此应从两个方面来认识,首先,通过移植造血干细胞治疗血液病,已成为全世界公认的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至今还没有过因捐献造血干细胞而使得志愿者身体健康受到伤害的报导。其次,医学是一门严谨的学科。它的严谨性和科学性决定了它不存在“绝对安全”的承诺与保证。敢保证绝对的只有江湖骗子,任何正规的大医院都不可能作出绝对的承诺。
 
  再补充一点,就是小陆讲的“万一”怎么办,国家总库为每一位捐献者都赠送一份价值35万元的重大疾病和意外伤害保险,这份保险是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无偿提供的。如果捐献有风险,平安保险公司敢做这样的事吗?中华骨髓库是国家重点扶持的公益单位,是中国红十字会下属的合法机构,我们国家甚至全世界都在提倡的公益事业可能存在这样的问题吗?■宋显民/文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