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联系我们
 
   
 
>>>>综合新闻
>>>>公告
>>>>各地红十字会
>>>>救助信息
大爱相“髓 ” ..   [2018-6-19]
大爱相“髓 ”..   [2018-5-2]
2018年广西红十..   [2018-3-13]
支教女孩千里捐..   [2018-1-16]
2017年全区造血..   [2017-12-8]
广西管理中心召..   [2017-10-26]
以生命最后的闪..   [2013-4-8]
爱心牵线 藏族..   [2012-2-14]
大爱延续 生命..   [2011-6-21]
百年红十字——..   [2009-11-24]
七年:从颗粒无..   [2009-7-14]
授人以鱼 不如..   [2009-7-13]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详细内容    
 

捐髓志愿者的心愿——捐髓无所求 施救更牵挂
  2011年3月17日    博爱网 广西红十字会

 
  2011年1月23日,中国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资料库(以下称中华骨髓库)宣布全国已有2000人成功捐献了造血干细胞(以下简称捐髓),这标志着我国捐髓事业步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
 
  近年来,伴随着中华骨髓库的快速扩容,各省市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事例越来越多,并陆续见诸报端。特别是一些“第一人”或“率先者”的出现,更是受到了当地主要媒体的关注。一道道闪光灯、一簇簇鲜花、一阵阵掌声、一个个荣誉称号伴随着他们完成了捐髓的全过程,他们的博爱形象被广为传之。时下国人对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事例早已屡见不鲜。
 
  但是,对于大多数捐髓者来讲,他们并不都是名声在外,有的甚至是非常低调的完成了自己的捐献全过程。即便是有过一时的“王者归来”的待遇,之后也很快就回到了平常人的普通生活之中。
 
  他们现在生活得怎样,捐髓后对他们有什么影响,旁人是如何对待他们的,他们还有些什么想法,带着这些问题,兔年春节前,着为柳州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我们走访看望了几位近年来的捐髓志愿者。
 
善良朴实的家庭主妇
 
  今年46岁的董素媛,是柳州市第3位成功捐髓的志愿者,她平时穿着朴素大方,没有任何刻意的打扮和修饰,讲起话来轻声细语,捐髓救人的善举,见证了她是一名具有传统美德善良朴实的社区居民。
 
  当我们来到一幢陈旧的居民楼前,她已在楼梯口迎候着我们,并把我们引到她的家里。
 
  这是一套不足60平米的普通居室,站在不到10平米的客厅内,看不到一件象样的家具,立在墙角的一台老式冰箱是能看到的惟一值钱的家电,一张简易的小饭桌和几只小方橙摆放在不起眼的墙边,本就不大的客厅却显得有点空荡荡的,看得出来,主人的日常生活并不宽裕。   
 
  丈夫上班去了,独生女儿上学去了,白天就她一人在家,为了料理家务和照顾孩子高考,她放弃了工作,一直担当着全职太太的角色。
 
  见我们站着讲话,她忙拿来小方橙招呼我们坐下聊了起来。
 
  她讲自已本就是一个平凡人,只是不经意就做了一件不平凡的事,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其实就是一种助人为乐的喜悦,仅此而已,原来的日子怎么过,现在还怎么过。
“没有多少人知道我的事,就连亲戚朋友知道的也没有几个人,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什么值得好讲的”。
 
  董素媛是2008年3月5日在北京实现捐髓愿望的,受者是香港的一名白血病患者,她是一位不太愿意张扬的志愿者,因此也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更不愿意把自己的名字写到报纸上去。
 
  “我和我老公都是很低调的人,其实我们一直觉得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不希望别人知道。当然我们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成为志愿者,去帮助更多的患者恢复健康”。
 
  回到柳州之后,她熟悉了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并应邀参加了一些志愿者的活动,有时还到广场的献血车上做些志愿服务,玉树地震市民捐款踊跃,也曾到红十字会帮忙,做些接待之类的工作。她表示“如有需要,今后我还会抽空继续参加红十字会的志愿者服务活动”。
 
  我们起身告辞了,她带着期盼的心情透露了捐髓后的唯一心愿:
 
  “听说5年后可以反馈患者的恢复情况,现在我惟一的牵挂,就是想能早点知道患者移植后恢复得还好吗?”
 
  我们表示会尽力帮她打听,有消息就告诉她。
 
体验了上进心喜悦的打工仔
 
  驱车2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捐髓志愿者陆军所在的融水县城。初中毕业后,年仅16岁的他就只身来到柳州打工,2007年4月22日,当他第二次到广场献血车上献血时,留下了捐髓的血样。当年年底他就与台湾的一名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再动员时,他义无反顾的在捐髓协议书上签了“同意”两个字,他那当过兵,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父亲,也当即毫无顾忌的表示:坚决支持儿子的爱心举动。
 
  2008年3月17日,陆军在父亲的陪同下,在北京道培医院成功采集了造血干细胞,当即由中华骨髓库的领导转交给台北荣民总医院派来的医护人员护送回台湾,至此陆军成为内地第四位向台湾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
 
  捐髓回来后,他在县城租了个门面,开了一个维修摩托车的小店。当我们在维修店门前见到陆军时,他忙放下手中的活,迎上前来与我们打招呼。
 
  维修店的门面不大,门前摆放着两架正在维修的摩托车,油污斑驳的地上,丢放着不少的工具,显得有点零乱。与众不同的是,一只印有红十字募捐箱字样,用有机玻璃制作的小箱子,挂在折叠着的门板上十分显眼,里面依稀可见收纳了一些零钱,环顾四周,可见这个门面老板的不一般。
 
  “这是参加红十字会的志愿者活动后对我的启发,我也想尽力而为做些公益活动,于是我想到了募捐箱。有些客户交款找零时,顺手就丢到募捐箱里了,平时我为路过的车辆免费打气、补胎,有给钱的就让他们放到募捐箱里,也算是我献出的一份爱心吧”他望着募捐箱对我们说。
 
  当我们把慰问品递到他手里时,他连声说:“对不起了,开了门面,到柳州去的也少了,大老远的,你们还亲自到县里来看我,真谢谢你们了”。
 
  中午我们邀他一起在路边的小店吃午饭,顺便聊起他捐髓后的情况。交谈中看得出现在自己开了门面,做了“老板”,生意还不错,他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
  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80后个体户,陆军谈了他捐髓后的体会:“能与红十字会有缘,感到十分高兴。我最大的变化是体会到了上进心的喜悦。”这是他思索了片刻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有了上进心”,这也许是他发自内心的最自然的感情流露。
 
  今年刚满25岁的陆军,他虽涉世不深,但过早闯荡社会历尽艰辛的他,却对捐髓带给自己的影响有着独到的体会,他解释说,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他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青年,能有机会救人一命,施善于人,并结缘于红十字会,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他甚至觉得自己长期在外打工,四处游走,似乎少了一些精神寄托。
 
  他讲“捐髓后能够参加一些红十字会的志愿者活动,好象有了一种归属感。”
 
  从他灿烂的笑容中,我们看到这位非常阳光的80后年轻人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话匣子打开了,除了高兴的话题,他同时也流露出心中小有遗憾,就是自已对患者的情况一无所知。
 
  “我也知道双方不能相见的贯例,但我认为,自己并不是想知道患者是谁,只是想了解对方恢复情况如何,自己做了好事后能有个结果反馈。任何事情都是有始有终的,做了大量的准备,捐髓后却没有下文,这种没有结果的过程,多少会让人有点失望的感觉,希望红十字会能帮助我们满足这一心愿”。
 
握手术刀的捐髓志愿者
 
  “我妈妈是在网上从我给朋友的QQ留言中得知我要捐髓的消息的,她当时比较担心,随即打电话给我,想改变我的决定。为了打消她的疑虑与牵挂,我只好现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讲我已经捐过了,现在感觉很好,请家里的人不要担心。其实接电话时,我正躺在病床上打动员剂,做着采集造血干细胞前的准备”,捐髓志愿者牟帅对我们如是说。
 
  今年刚满25岁的牟帅,与他的名字一样,近1米80的个子,五官清晰,讲起话来快言快语,骄健的身材充满了年青人的帅气,是一个典型的80后大学生。
 
  2003年9月,他考取了四川泸州医学院,2005年5月8日,在参加学校组织的献血活动时,顺便留下了捐髓的血样。2008年7月,毕业后分配到了位于柳州市的广西脑科医院,做了一名外科医生。次年9月在参加工作一年后,他便接到通知与天津的一位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当即爽快的在协议书上签字表示同意,2010年2月5日,他在南宁广西医科大一附院成功采集了造血干细胞。
 
  我们来到他工作的医院时,他刚为病人做完手术,正在写医嘱。就在病房的医生办公室里他接待了我们。
 
  闻讯而来的院领导告诉我们,为了鼓励和支持牟帅顺利完成捐髓善举,单位领导亲自带着10多名职工组成“拉拉队”,到车站去扯着横幅迎送他。事后还特地为他召开了座谈会、出了黑板报,在全院表扬和宣传他的事迹。
 
  牟帅接过话题讲“同志们都普遍赞扬我做得好,有的还向我打听捐髓的具体程序,在哪里报名,怎样留血样等具体事项”。
 
  他说捐髓成功后,最大的感觉就是精神上的享受,“做了好事心里很高兴,感到很愉快。”他还建议红十字会加大宣传力度,号召更多的人来报名捐髓。他认为我国骨髓库扩容还有相当大的潜力可挖,只是许多人还不了解相关的知识。看得出着为一名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捐髓志愿者,对捐髓救人的重大意义有着更为深切的认识。
 
  当我们问到红十字会对志愿者还需要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时,身着白大褂的帅哥笑了笑,道出了与前俩位志愿者一样的心声——“红十字会已经很关心我们了,惟一的希望是能够反馈一些患者移植后的情况。”
 
  他接着讲“我知道双方不能见面的惯例,但能否换个方式,在不透露双方个人详细资料的原则上,通过网上见个面也行呀,或通过红十字会反馈一些患者移植后的恢复情况也好,这样也许能满足我们志愿者的心里慰藉”。
 
  是的,我们在与其他志愿者的接触中,也经常感受到他们都有着这同样的心愿。面对这些捐髓无所求,施救更牵挂的志愿者们,我们是否真能换个工作思路,尽可能地为他们做些什么,或是提供更为人性化的服务呢。■广西柳州市红十字会 宋显民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