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联系我们
 
   
 
>>>>综合新闻
>>>>公告
>>>>各地红十字会
>>>>救助信息
大爱相“髓 ” ..   [2018-6-19]
大爱相“髓 ”..   [2018-5-2]
2018年广西红十..   [2018-3-13]
支教女孩千里捐..   [2018-1-16]
2017年全区造血..   [2017-12-8]
广西管理中心召..   [2017-10-26]
以生命最后的闪..   [2013-4-8]
爱心牵线 藏族..   [2012-2-14]
大爱延续 生命..   [2011-6-21]
百年红十字——..   [2009-11-24]
七年:从颗粒无..   [2009-7-14]
授人以鱼 不如..   [2009-7-13]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详细内容    
 

人道凝聚力量 爱心挽救生命——记广西分库再动员工作
  2008年10月7日    博爱网

 

 

人道凝聚力量 爱心挽救生命

——记广西分库再动员工作

■刘丹莉/文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用这两句诗来形容广西造血干细胞事业从蹒跚起步到取得初步成效的发展过程,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截至今年2月中旬,广西分库入库人数达3599人份,初配成功的志愿者共21位,其中19位志愿者经过再动员后,欣然同意捐献造血干细胞,为素未谋面的白血病患者送去了生的希望。在这些简单枯燥的数字背后,凝聚着广西红十字会与广西分库工作人员不为人知的曲折和艰辛、体会和感动。
 
坚定才能赢得幸运
 
  捐献志愿者再动员是一项相当需要耐心的细致工作,由于造血干细胞知识在广西尚未得到充分普及,再动员工作时常陷入困境。所幸,每一次陷入困境,都有幸运女神伸出援手,但这不是因为我们够幸运,而是因为我们够坚定。
 
  广西分库首例少数民族捐献者小梁是一位常年离家在外打工的青年农民。2005年6月13日接到初配成功的通知单之后,我们按照小梁在登记表上留下的联系电话逐个打过去,却怎么也找不到他,拨打他的手机已经停机。他曾经工作的公司老板告诉我们,他早已辞职离开南宁,不知去向了。他的家庭电话又总是无人接听,不知经过多少次的尝试,小梁的父亲终于接听了电话,可他说着一口方言,我们换了几个人接电话,才好不容易弄明白他的意思,答案却依然是绝望的:连家里人也不知道小梁现在何处,更不知道他的联系电话。
 
  工作陷入了僵局。怎么办?当我们一筹莫展之时,小梁曾经工作的公司老板打来了不啻于福音的电话:小梁的一个老乡也在该公司工作,小梁曾告诉过这位老乡,自己准备去柳州打工,还留下了新换的手机号码。这一下,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我们终于联系上了小梁,并立即赶赴小梁打工的工厂做再动员。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面谈后,他表示同意捐献。
 
  可是,当高分辨和体检结果一切顺利,即将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前夕,小梁忽然提出,自己捐献的事情遭到了父母的坚决反对。小梁不愿意违背父母的意愿,提出要我们上门做通他父母的思想工作,他才能安心捐献。
 
  当我们在崎岖险峻的道路上颠簸了五个小时,终于来到位于偏远山区中的小梁家里时,小梁的父亲却躲在亲戚家不愿与我们见面。我们耐心地在门口等待了两个多小时,也许是觉得过意不去,老人才终于出现了。起初,小梁父亲的神情是充满狐疑和不信任的,我们对他宣传相关知识时,无论说什么他都不断摇头,递给他的资料他看了一眼就随手撂在一旁。怎么办?此时,不能再正面强攻,否则容易招致老人的反感。于是,我们就请他看“电影”,用带去的笔记本电脑播放我们自己录制的造血干细胞相关报道和造血干细胞采集手术录像,让他从感性上认识到:捐献造血干细胞并不像他想象中的可怕,不是“敲骨吸髓”,也不会影响身体健康,更不可能如他担忧的那样会丧失劳动力。捐献过程就如同无偿献血一样简单,不用麻醉,不用开刀,只需要一点勇气和爱心,就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同时,我们还拿出广西第一例捐献者赵柳林的相关剪报和照片给他看,告诉他,赵柳林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当天就出院了,两天后就恢复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目前状态良好,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慢慢地,老人脸上的坚冰融化了,他开始主动询问我们一些问题,并戴上老花眼镜,仔细看起刚开始时还比较抗拒的宣传资料。我们心里暗暗高兴,这说明小梁父亲已经能够接受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概念,这些知识对于一个生活在偏远山区的农村老人来说,是他和他周围的亲戚朋友前所未闻的。他能够试着去接触和认识这些新事物,就是很大的进步。
 
  这时,小梁的嫂子和叔叔闻讯赶来,他们也像老人刚开始时一样,完全不理解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意义。一个说:“献血有什么好处,又没有钱得,我们为国家贡献,国家给我们什么好处?”另一个说:“你不要傻!血是人身体的精髓,献完血以后就没有力气做工,要是小梁以后做不得工了,谁来养你们的老?”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根本不让我们插话,甚至怀疑起我们是不是在做交易,在利用志愿者发昧心财。我们好言解释,他们却听不进去。我的农村工作经验不足,加上不会说当地人惯说的壮话,他们也听不懂我解释的科普知识,干脆摇头摆手拒绝交流。我担心老人会听他们的话再度反悔,一时间心急如焚。
 
  正在紧张的时候,同去做工作的黄吉宁用壮话再次挽救了僵局,他与老人用壮话噼里啪啦说了一大篇,大意是他们都是老乡,他知道捐献造血干细胞不会影响身体健康,捐献完毕我们就会把小梁安全送回家,让小梁父亲放心。
 
  也许是家乡话和乡情终于打动了老人,又或许是我们的真心诚意使善良的老人终于感动了,四个小时以后,小梁父亲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不但答应支持儿子捐献造血干细胞,还主动提出小梁母亲的思想工作由他来做。我们的任务圆满完成!
 
  于是,在预定的日期,小梁愉快安心地走进了采集室。又一个濒临绝境的生命在滑向深渊之前,及时地握住了幸运女神之手。
 
你的选择决定生命的延续
 
  生命的延续,人生的转折,常常就始于你一个小小的选择。
 
  志愿者小黄,是个稚气未脱的在校大学生。2005年11月7日,他与一位年仅十三岁的小姑娘HLA初配相合。可当我们与小黄联系,才发现登记表上留下的个人电话和朋友的电话都已经更改,接电话的同学也不认识小黄,只剩下一个亲戚的电话没变,打过去询问时,对方却异常警惕,坚决不肯透露小黄的半点信息。还好,小黄还留有详细地址,知道他就读的院系,怕就怕他已经毕业,那可真是人海茫茫无处寻了。终于,通过广西大学绿叶社和青年志愿者协会热心同学的帮助,我们找到了小黄新的宿舍电话。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满怀希望地找到小黄,没想到他却一头雾水:捐献干细胞?什么干细胞?我没有报名啊?经过我们再三解释后,小黄才回忆起,原来当时自己在无偿献血时,多采的那十毫升血就是造血干细胞采样,填写的那张登记表就表明自己已经志愿加入骨髓库。
 
  可是,小黄拒绝捐献。理由是当时不知道这就是捐献造血干细胞,自己还没有想好。
 
  通常,志愿者如果在接到初配相合的通知时,如果表现得十分欣喜,说明该志愿者对于造血干细胞有一定认识,考虑也比较周全,捐献意愿明确,这样的志愿者就比较好动员。但是,有的志愿者则表现得犹豫不决,态度含糊不清,这样的志愿者属于事前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捐献意愿不坚定,容易受他人影响而改变主意的类型,这类志愿者不但要耐心细致地做好本人的动员工作,还要注意做好他家里人和单位领导的工作,以防因亲人反对而动摇。还有的志愿者一听要自己捐献干细胞,干脆就一口回绝,这其中,有的是不了解造血干细胞是什么,从而产生顾虑,有的是对于造血干细胞捐献的认识存在误区,部分人在采样时认为配对率很低,不一定会轮到自己,部分人则根本没细看采样时填写的同意书和登记表,当得知配型成功时感到十分突然,甚至不记得自己曾经采过样。小黄应该是属于后者。
 
  我们分析之后,认为小黄并不是真正不愿意捐献,他只是因为不了解什么是造血干细胞,对于陌生事物很自然地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只要他能够有机会了解相关知识,捐献的可能性还是很大。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对小黄实施了“电话轰炸”,每天等他下课就打电话给他,向他宣传干细胞知识,说明捐献的意义,希望安排时间与他见面。小黄开始推说自己没空,最后经不住我们每天的轰炸,答应星期天上午与我们在广西大学会面。
 
  那天下着小雨,天色灰蒙蒙的,我们见到了小黄。小黄愿意和我们见面,这很可能就是工作的突破口,想到患者还殷殷盼望着我们的好消息,我握了握拳头,默默在心里叫声:加油!一定要把这个志愿者做下来!
 
  小黄是个活泼开朗、单纯善良的男生。我们与小黄谈了很多,从造血干细胞的基本知识,到造血干细胞的采集全过程,从建立中华骨髓库的意义,到众多白血病患者的痛苦……小黄提到自己常常去献血,我们就说献成分血和献干细胞的原理一样,都是采取外周血,不会在骨头上打洞,消除他的担忧和顾虑。最后说到,如果他拒绝捐献,那么本来一个可以得救的花季小女孩就会走向死亡,一个家庭因此而终身痛苦。听到这里,善良的小黄动容了。
 
  他开始思考,并询问我们一些细节性的问题,他说出了心里话:害怕我们拿志愿者的血去赚钱,害怕捐献干细胞的害处被我们隐瞒不说,他还说,原以为自己不救,别人也能救,现在才知道,原来配型这么难,几百个甚至几万、几十万个人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配型,也知道了捐献干细胞其实很简单,就是象献血一样,还可以救人一命。但是,他还是不能马上决定,他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
 
  于是,我们送给他几份宣传资料和光碟,让他回去看。小黄也留了邮箱和qq号码给我们。在等待小黄答复的日子里,我时常上网把有关报道如中国青年报上登的某地志愿者捐献前突然反悔的评论,中华骨髓库现状的分析等等,以及一些白血病患者的图片发给小黄,并询问小黄看后的感受,虽然他的回答很简短,但仍可以看得出他受到了很大的震撼,那是他以前没有机会接触到的另一个世界。
 
  再动员的期限是接到通知起的十五个工作日,如果十五个工作日内无法完成任务,就必须如实上报。时间在许多人急切的盼望中过去了,在短暂而又漫长的两个星期里,我们也曾灰过心,心想小黄会不会不捐了,怎么还没打电话来,要不要打电话催问?但最后我们还是选择相信,小黄是素质较高的大学生,所有的道理都已经反复向他说明,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除了继续在网上发一些文章和资料,我们没有做任何干扰小黄决定的事。第十四天,我们接到了小黄的电话,他平静地说:“我想好了,我同意捐献。”
 
  放下电话,我的手居然有点发抖,又一例再动员成功了。我们没有了兴奋,有的只是如释重负般的放心。
 
人字的结构就是相互支撑
 
  有一首歌这样唱:人字的结构就是相互支撑,我愿意帮助你,因为我们都是人类中一员。
 
  其实,我们的志愿者绝大多数都很明理,也很积极。有的一知道配上型了,不等我们再动员就自己找上门来;有的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捐献了,遗憾得连声叹息;有的迫不及待要捐献,时常打电话来询问自己的数据是否已经入库,为何采样一年多还不能捐献;还有的,因体检结果要复查,一次两次地放下手头工作和事务,早早来到医院,从来没有半句怨言。他们的动机和思想都极其地朴素:有人需要帮助,我又恰好能帮得上,那就帮呗。所以,在做这项工作的时候,我们一次次被这些普通人所感动,他们仿佛传达了未来社会的希望,他们的爱心就象烛光,不但重新点燃了白血病患者的生命之火,也照亮了社会的黑暗角落。
 
  人生是短促的,生命是脆弱的,然而,人类对同胞的友善和彼此关怀的仁爱,将赋予人生更美好的意义。没有人不希望这世界在人道、博爱、奉献的精神感召下趋向美好,多一个人加入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的行列,就多一分生的希望。
 
  生死一线间,而这根线,就是HLA配型。初配成功,就有了救人的先决条件,此时是伸手拉一把,还是冷酷地掉头离去,我们不能代替志愿者作出选择,尽管每一次动员,我们都像第一次动员那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哪一个人的嘴里吐出个“不”字。我们的再动员工作,正是要唤起志愿者心中的良知和善意,唤起人与人之间终极关怀的光辉,这种光辉将永恒而温暖地照耀下去,即使是死神也不能把它磨灭!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