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目!广西16岁男孩因车祸走了,但他还救了4个人
2020-09-10 09:27:55
  9月1日上午11时22分,一架直升机从平南县人民医院起飞,经过1小时20分钟的飞行,降落在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停机坪。
 
  直升机运送的是一名16岁的男孩小凯(化名),从医学角度来说,此刻的他已被判定为脑死亡。8月23日,一场车祸夺去了这个年轻的生命。他的父母决定捐出儿子所有可用的器官。因为这个伟大的决定,4个家庭获得拯救。这个年轻的生命将在4个人身上延续。
 
  9月2日上午8时25分,在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一个手术间里,医务人员向小凯的遗体鞠躬默哀,感谢他在离开这个世界时,留下了珍贵的礼物。接下来,手术室里将同时进行4台器官移植手术——一台心脏移植手术,一台肺移植手术,一台肝肾联合移植手术,一台胰肾联合移植手术。一个供体捐献的器官利用率如此高,且同时进行移植,在国内乃至国际都是罕见的。
 

 
▲医务人员集体向捐赠者默哀。
 
  心脏移植:
 
  “没有他们,就没有自己的女儿”
 
  9时25分,器官获取手术开始。
 
  10时20分,对移植时间有最苛刻要求的心脏获取成功,医生将装在冰袋里的心脏送往隔壁的另一个手术间。
 

 
▲医生将成功获取的心脏送到心脏移植手术间。
 
  这个手术间里躺着的是一名15岁的女孩小婷(化名)。4个月前,她刚被告知“活不了多久了,除非能换个心脏”。
 
  小婷的母亲卢女士等在手术室外。今年4月20日,小婷开始觉得不舒服,咳嗽、体力差,还拉肚子。她自己硬扛了7天,27日才告诉妈妈。
 
  母女俩先后在北流、玉林多家医院就诊。医生说,小婷患的是心肌病,情况很严重,“我们已经没办法了,赶紧转到大医院。”也就是在这时候,卢女士得知救回女儿还有仅存的一线生机——心脏移植。
 
  然而,心脏移植谈何容易。在所有器官捐献中,心脏的利用率是最低的,仅有5%左右,这是因为心脏移植对时间的要求最苛刻,从心脏离开供体,到移植进受体体内,最好不超过5小时。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8月27日,卢女士带着小婷来到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碰碰运气”,当时小婷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好几天无法进食了。没想到8月29日就得到消息,有匹配的心脏了。卢女士回忆,当时激动得能听到自己的心在砰砰砰地跳,“想不到这么快就等到这一天了”。
 
  说到捐献者,卢女士无法克制激动的情绪,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几天我一直在打听,是谁捐心脏给我女儿”,她说,很想见到那家人,没有他们,就没有自己的女儿,有了这“过命的交情” ,“今后我们就是自己人、是一家人了,小婷就是他们的女儿。”
 
  不过,按照人体器官捐献相关规定,供受双方要“双盲”,即捐赠者和受赠者双方互不知晓对方信息。
 
  2日下午2点左右,小婷的手术顺利完成,回到重症监护室。不久,小婷从麻醉中清醒过来,医生询问她感觉如何,这个坚强的女孩努力抬起胳膊,竖起了大拇指。
 
 
▲接受心脏移植的女孩从麻醉中苏醒后,竖起大拇指。
 
  胰肾联合移植:
 
  “这么重的恩情,说感谢太轻了”
 
  小凯挽救的另一个家庭则经历了更漫长的等待。任女士夫妇是贵州人,任女士的丈夫今年36岁,17岁患糖尿病,继而损伤肾脏,2015年发展成尿毒症。
 
  糖尿病和尿毒症都是在目前的医学技术下无法治愈的疾病,要同时根除这两个病,只能接受胰肾联合移植,这是难度更上一个台阶的多器官联合移植,国内能开展的移植中心屈指可数,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是其中之一。
 
  去年,夫妻俩从贵州到南宁,租住在出租屋里,一边透析一边等待移植的机会。丈夫说“不管等多久,等不到就不回去”,一年多时间里,他一次都没回过家。
 
  病痛的折磨让他们有时候都想放弃了。任女士说,每当这时候,他俩就在出租屋里互相鼓励、打气,“再等等”。他们时常会不由自主地想,“别人的生命结束了,我们才有希望活下去,说起来真的很残忍。”这么重的恩情,说感谢实在是太轻了,因此,他们约定,一旦获得重生,要多做善事,回报社会。
 
  8月31日上午,任女士夫妇接到医院的电话,有合适的供体了,丈夫激动地从床上跳起来,拉着妻子冲去医院。进手术室之前,任女士问丈夫怕不怕,丈夫回答说“一点都不怕”。任女士心里很感慨,这么大的手术都不害怕,是因为“等不到才可怕”。
 
  捐献者父母:
 
  “如果能帮到其他人,我们愿意捐”
 
  每一个器官捐献案例背后,都有一个悲痛欲绝的家庭。如果说有什么能让他们在绝望中感到一丝安慰,那就是亲人的生命能在其他人身上得以延续。
 
  小凯的父母是一对非常朴实的夫妻,从平南来到南宁,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是沉默的。然而,沉默的背后,他们的捐献意愿却非常坚定。
 
  院方的器官获取组织(OPO)协调员刘旭阳告诉记者,他跟小凯的父母详细解释过,转运来南宁,能让孩子捐献的器官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但是对他们来说,来南宁人生地不熟,此外还有很多相关文书、手续需要办理,但是夫妻俩并没有犹豫,仍然坚定地表示同意。
 
  “我也知道,他已经救不回来了。可是让他就这么走了,我真的很舍不得……如果能够帮到其他人,我们愿意捐。”小凯父亲的话让刘旭阳深受感动。这也是器官捐献之所以被称为“大爱”、为人们所尊敬的原因。
 
 
▲器官移植病区。
 
  4台手术均成功
 
  广西大器官救治水平再上台阶
 
  2日下午6时许,全部4台手术均成功结束。
 

 
▲医务人员术前打气鼓劲。
 
  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孙煦勇介绍,同一个供体,心、肝、肺、肾、胰腺等主要器官都能利用并同时移植的情况非常罕见,无论是对技术本身还是全程协调调度,都是极大的考验。
 

 
▲手术正在进行中。
 
  此次成功,广西整个大器官救治水平能再上一个台阶。在这次手术中,广西首次采用直升机转运器官捐献者,为手术的成功提供了很好的保障。
 
  如何理解“脑死亡”?
 
  孙煦勇介绍,从科学角度来说,脑死亡是最科学的死亡概念。既往没有脑死亡概念的时候,医学界约定俗成的死亡概念是心脏停跳死亡。然而现有的案例表明,即便是心脏停跳1个小时,都有可能通过心肺复苏等措施恢复心跳。因此,脑死亡才是更科学的评判死亡的概念。
 
  随着公众对脑死亡概念的理解和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促成了更多脑死亡的器官捐献,进一步提高了器官利用率和移植成功率。
 
  以心脏移植为例,在全世界范围内,心脏停跳死亡的心脏利用率非常低,很难超过5%,脑死亡捐献的心脏,利用率能上升到20%左右。心脏利用率的提高,意味着其他器官的利用率也会随之提升。
 
  哪个器官移植难度最大?
 
  心脏移植:在医学上,有一个词叫做“冷缺血时间”,是指器官离开捐献者的身体到移植进受捐者体内的时间。各器官耐受的冷缺血时间上限有所不同,通常肾脏是24小时,肝脏12小时,肺脏不超过8小时,心脏最短,一般不超过5个小时。从这个角度说,心脏移植是最紧迫的,所谓“生死时速”,在心脏移植手术中体现得最淋漓尽致。
 
  肺移植:在国家卫生健康委2019年公布的全国173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中,获得肺移植资质的只有43家,这项手术的难度可见一斑。据了解,肺移植是所有器官移植中,感染风险最大的手术,因为人的肺部与外界相通,时刻都在与外界交换气体,因此更容易出现术后感染,术后感染关更难过。 
 
 
▲肺移植手术正在进行。
 
  肝移植:从单纯的手术难度系数来说,肝移植是所有器官移植中最难的,被誉为“外科的皇冠”。手术中既有大血管,也有小管道,既有大开大合,又有“小桥流水”,是整个外科技术的极致体现。
 
  在所有器官移植中,肾脏的利用率最高,能达到90%,肝脏的利用率在80%左右,肺脏目前在我国的利用率约为10%,心脏更低,只有5%左右。

 
来源:南国早报客户端